街舞风潮引发三大新趋势(组图)

   

  8月1日,安佳思集团正式宣布旗下北京首家娱乐舞蹈教室开业。事实上,今年的暑期街舞风潮格外盛行,记者也在调查了解中发现,如今的街舞热中,热爱街舞的人群在年龄、性别等方面有了新的变化,总体上呈现三大新趋势。

  女性学员占据主流

  由于人们看到的街舞表演大多是突破身体极限的扭曲、折叠等高难度动作,因此认为,青少年是学习街舞的主力军,因为他们身体成长速度快、柔韧性好、对新事物有很强的吸收能力。其实不然,上至60岁-80岁的老年人,下至3岁-5岁的学龄前儿童均加入了学习街舞的潮流中。针对各个年龄段的人士,对其学习街舞的要求也有所不同,例如对于中老年人主要是达到合理、健康、安全的健身目的,对于白领上班族是起到释放压力、身心舒缓的作用,对于青少年则是尽可能地发掘和培养其成为专业舞者的潜力,而对于学龄前儿童重点是运用轻松欢快的方式培养对运动的兴趣与节奏感。

  街舞的力量、力度、阳刚更适合男性展现,安佳思娱乐舞蹈教室负责人、资深舞蹈教师远藤烈士则表示,其实现在在街舞学习、表演中,女性所占比例远远高出于男性。随着人们对街舞认识的加深,霹雳舞、机械舞不再是街舞的代名词,更多的女性在街舞中同样可以展现柔美、性感的一面。

  由追求特技到追求快乐

  一位街舞学员表示,他在大学接触到了街舞,随之即被街舞的活力、节奏感所吸引。随着学习理解的加深,他认为,街舞的意义不再是时尚的外表、令人目眩的特技动作,而是对创意的追求、对内心世界的表达,如今街舞已经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即使不会成为专业舞者,可是学习的过程是快乐的。同时他也承认,刚开始家人对他不理解,可是他的坚持与热情让父母开始慢慢改观。

  街舞作为西方文化的“舶来品”,大众对它的接纳经历了一拥而上——嗤之以鼻——理性面对的过程,再加上没有中国本土文化丰厚土壤的培育,对街舞的认识经历了从最初穿着打扮、言谈举止外在的模仿,到如今对街舞文化的理解与认可,现在全国各地举办的形式多样的街舞大赛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由于缺乏政府政策性引导与文化机构的关注,影响到街舞在中国的生存空间,也使得街舞难登大雅之堂这一观点根深蒂固,虽然一部分是文化差异造成的“先天缺陷”,但是良好的社会环境是可以弥补的,例如政府对街舞的认可与扶植、建立政策法规规范街舞培训机构等。远藤先生是将街舞表演搬上悉尼歌剧院的第一人,他说在以庄重、正统而著称的悉尼歌剧院里,30人的团队凭出色的表演征服了在场所有观众,这是他街舞生涯中最难忘的经历。他说是街舞独有的魅力让他站在悉尼歌剧院的舞台上,但是也离不开当地政府与民众的支持。

  街舞文化渐成气候

  在谈及以街舞培训打入中国内地市场时,远藤先生表示街舞在20世纪80年代进入中国,短短20年的时间里,已经风靡大江南北,并产生一大批忠实爱好者,因此街舞培训机构,尤其是正规、师资力量强大的培训机构会受到青睐。虽然目前青少年是主要群体,但是随着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人群的加入,海归人员与外国人士的不断增加,必然会加快街舞在中国的发展,有利于街舞文化的传播。

  目前在街舞表演中不论是服装、动作都可以看到与当地文化融合的痕迹,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不仅不会与街舞理念矛盾,反而可以为街舞提供源源不断的创意与灵感。在未来5年里,街舞文化的发展必将会上一个新台阶,与之伴随的是各类街舞培训机构的“洗牌”与重新组合。商报记者袁芳王皓然

  记者手记

  在采访前,记者也一度对街舞存在偏见,可是在采访中了解到在日本有一个50人左右的团队,该队成员全部是有智力障碍的残疾人,他们中有的人坚持学习街舞10年,只为了能够在舞台上完整展现一个3分钟的街舞表演。在悉尼某个少年管教所里,街舞志愿者在舞蹈中帮助这些孩子们疏导情绪、学会对他人的尊敬、培养团队协作精神,并发掘他们的潜能。在一次演出后一位少年在日记中写到:这是我长大以来第一次参加的没有毒品、没有酒精的如此纯粹而美好的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