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涛:街舞让我学会了尊重

白涛:街舞让我学会了尊重

  提起跳街舞的人,大多数人会有这样的印象:黄黄的头发,肥大的衣服,夸张的装扮。而白涛给记者的感觉却是:内向,不爱言语,留着黑色的寸头,带着一顶鸭舌帽,黑T恤牛仔裤,说话时脸上偶尔还会泛起红晕。

  喜欢就是缘由

  与街舞结缘是一个偶然的机会。“2002年,我17岁,马上面临中考。一次偶然在电视上,我看到了街舞,那种轻松、自由的感觉深深地吸引着我,让我着迷。”白涛说。

  当同学们忙着在教室复习功课时,白涛的身影则穿梭在各个体育馆和艺术学校。他弃学去学街舞。

  “那时,我与学校失去了联系,把所有精力都投到了街舞的学习上。”白涛回忆,他买书、买视频、找老师、找舞伴就为了能学习街舞。白涛的这一行动,遭到了家长的严厉反对,但他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

  2002年,白涛被内蒙古广播电台《魅力新星秀》选中,随之成立了三个人的团队,起名“染色体”。

  提高才是根本

  在《魅力新星秀》上亮相后,媒体纷纷报道。家人和亲戚朋友在电视上看到白涛,于是开始理解和支持白涛。但令白涛在高兴之余感到困惑的还有:有很多人只把他们当成一帮小孩,与对待其他演员形成了显明对比。这更让白涛明白一个职业是需要别人尊重的。

  之后,他们不断地接到各种商业演出的邀请,团队也逐渐壮大起来。有了各种演出的经验,白涛想着怎么能更快地提升自己的舞蹈水平。

  2002年10月,他去郑州参加了全国街舞大赛。那一次,他感觉到了茫然,也真正见识了街舞的更高水平。“本来是去参加比赛的,可生平第一次看到选手们的舞蹈动作,才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感觉自己像没跳过舞一样。”白涛在赛后迫不及待地与全国各地选手进行了交流。“这为我在日后的发展上了生动的一课。”白涛说。

  2008年世界街舞大赛UKB-

  BOYCHAMPIONSHIPS中国分赛区,白涛8人组合前往北京参加了比赛,并获得了小组第一的成绩。“每个国家的第一名,都有机会到英国参加比赛。”白涛组合取得了赴英国参赛的资格。

  到了英国后,比赛还没开始,从前有过的感受再一次出现。“我又感觉不会跳了。老外的动作优美,舞姿和音乐融为一体,他们舞得轻松、自由、享受。我开始紧张了。”白涛讲道。当时他浑身发抖,特别不舒服,之前他也多次看过国外视频,可是和现场的感觉判若两样,无奈之下,他只好硬着头皮走上了舞台。

  在走上舞台的刹那,白涛看到了台下中国人展开了一面很大的国旗,他异常激动,可是动作却更加生硬起来。“我的动作严重失误,站起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台下的掌声四起,他们没有因为我的失误而嘲笑我。观众非常热情,特别尊重台上的选手,秩序也非常好。”白涛很难忘那一次比赛。

  求知若渴的白涛很珍惜这次机会,他主动和国外选手进行交流,可是不会英语却让他感到了遗憾。“英国之行,让我增长了见识,更加懂得了尊重的珍贵。”白涛说。

  理解也很重要

  当谈到日后的打算时,白涛略微羞涩地挠挠头说,当年放弃学业也让自己在以后的历程中感受到了知识储备不足的缺憾。他说日后要学英语,如果资金充足,想成立一个公司。“喜欢自由,喜欢做自己爱做的事情,结果只是瞬间的东西,享受努力的过程最重要。”跳舞可以让白涛感到无限开心,无限释放,能让他去享受音乐,享受身体,用不一样的方式来表现他自己。

  采访中,让白涛感到困惑的是:一提到街舞,人们就会想到染着黄黄的头发,穿着怪异,好像坏小孩一样。怎样才能让人们真正了解街舞、消除误解呢?“其实,之前我也是这样的装扮,可是随着对街舞的深入了解,才知道这些都是表象的东西,不是要真正追求的。街舞有它本身的历史和文化,是积极向上的。我认为想让人们改变以前的看法,首先要做到尊重。学会尊重自己,更懂得尊重别人。”

  本报记者 李艳红

  ■舞台上的白涛(照片由本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