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学街舞–独臂青年街舞玩得炫

独臂青年街舞玩得炫  

 

  

独臂青年街舞玩得炫  

李浩贤和刘骅鸿的舞技获得了街坊的认同。 受访者供图

 

  南都见习记者向丽宇 如果有一双翅膀,你就可以飞翔,如果旋律刺激了心跳,你就可以舞蹈。原来,肢体残疾、智力的缺陷,阻碍不了一个人内心对舞蹈的迷恋,当一支特殊的三人舞蹈队在舞台上激情献艺,观众常常一边欣赏,一边湿了眼眶。

  团队取名“勇者舞极”

  28岁的江文山,先天性左臂残疾,却对舞蹈钟情多年,“喜欢那样的韵律和节奏感,整个人很放松。”2007年,还在深圳大学读书的他,对于街舞终于不再仅限于欣赏,开始自己学跳,“看得多了,干脆自己跳,对着网上的视频开始学。”经过2、3个月的对照练习,江文山摸索出一系列更适合自己的舞蹈动作。

  2008年4月,江文山在一个康复机上发掘了两个具有街舞潜质的男孩———14岁的李浩贤和16岁的刘骅鸿,二人同为智障少年。“小胖子肯定有hiphop天赋,他总穿宽宽大大的衣服,双手爱模仿电视里舞蹈演员的动作。”江文山口中的小胖就是李浩贤,而刘骅鸿是小胖的好朋友,肢体语言丰富且灵活。

  铁三角由此确立,还配上了一个拉风的团名———“勇者舞极”。江文山的正职是一家残疾人创意艺术工作室的原创人员,如今带领两个小弟弟跳舞,他有着纯粹的愿望,“想让他们将来能勇敢地融入这个社会。”

  教两个小弟弟跳舞需要一定的技巧,每个动作都需要重复很多次,更关键的是,江文山要根据他们各自的特点编排适合的舞蹈动作,“小胖子擅长手部动作,我就不会让他参与太多地板动作,而刘骅鸿恰恰相反,地板动作他可以玩得很炫。”

  演出60余次感动街坊

  “勇者舞极”自成立以来,累计演出60余次,观众多为沙河街道辖区里的街坊邻居,“每次在街道办的活动室里表演都能吸引很多人,最少也有三四十人。”居民廖双雄先生见证了这个小团队的每一次进步,“虽然和健全的舞蹈高手比有差距,但是他们越跳越好,看他们跳舞触动的是心里的一根弦。”

  李浩贤的妈妈李美好女士很支持儿子学跳舞,她坦言儿子频频登台演出后,自信心增强了不少,为人更大方了。

  想知道“勇者舞极”的主打舞曲是什么吗?美国乐队后街男孩的《get dow n》!昨日,南都记者透过演出视频欣赏了他们个性的舞姿,其间闪现出的默契与执着,令人动容。

  “折了翅膀的小鸟,在自己的努力和大家的关爱下,一样可以长出隐形的翅膀,一样可以翱翔在蓝色的天空下。”这段话,被江文山置顶在自己的博客日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