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街舞现代舞艺术家于思琦受邀在北京舞盟特别授课

 

  于思琦老师优美的舞姿

  年轻的行业,需要更多年轻的人参与进来。铸就成功的人生,并不是因为选择后,将会面临多少困难,而是是否愿意鼓起勇气踏出这一步,愿意站在镜子面前,跟着音乐张开你的双手。

  流行舞,是包容的,他不在乎你是否有天赋,是否年龄不合适,是否胖瘦。只要你愿意,那么,不管什么形式,它都会接受你,一定允许你在它的国,找到属于自己的天地。

  你,只需要一个决定,一个新世界的门,便会为你开启。

  

 

  思琪老师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舞蹈编导专业。曾在香港Infinity Dance Studio修读Hip Hop及Street Jazz。她擅长azz funk/lyrical Jazz/modern Jazz /pop /hip-hop /Chinese dance中国舞/classic dance古典舞/modern dance现代舞等多种风格。

  曾得到美国顶级舞蹈公司ML著名编导Jun Quemado/Shaun Evaristo/Patrick Chen的高度评价,并且受过这些流行舞大师的特别训练。

  据悉,思琦老师下一次的行程将在6月27日到6月30日期间,受邀前往北京舞盟大稿国际艺术区总部进行公开授课,这次她准备了国内少有的,大量洛杉矶最新风格的作品。同时,此次舞盟的公开课也已经一票难求。

 

中国与欧洲街舞文化的差异

  我在中国跳街舞有4年多,走过大大小小的不少城市,见过形形色色的不少舞者,并不能说自己是个多么资深的舞者,但对中国的街舞文化还是有一些自己的了解。我于2010年9月来到德国留学,因为比较喜欢街舞,所以无论走到哪里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一个跳舞的地方。在这不长的时间里,对德国的街舞文化多多少少有一些浅显的认知。德国作为欧洲经济体的领头羊,街头文化在整个欧洲同样具有代表性。本文将以 “舞龄”、“商业化”、“比赛”、“舞蹈”、“氛围” 五个方面来对欧洲和中国街舞文化进行对比。

  舞龄

  这是中欧街舞文化中差异最大的一点,在中国的孩子们早出晚归,背着沉重的小书包,戴着厚实的小眼镜,每天颠簸于学校补习班之间,手写1234,口念abcd 之时。德国的孩子很小就被父母送去街舞、芭蕾、摇滚等等的课外学校,孩子们开心,家长也放心。所以来到欧洲,你会发现会跳街舞的小孩子太多太多,而且很多十来岁的小孩子都是高手,德国舞者舞龄要远远大于中国的舞者。

  以我为例,我今年芳龄23,舞龄4年有余。在中国的街舞圈子里算是不大不小的“大龄青年”。而我到德国之初,自认知的第一个舞者起,但凡有些许资历的,舞龄都要比我大出很多。很多25岁的舞者,已有11年舞龄。所以我来到这里只能算是个初入江湖的小喽罗。

  不仅如此,在中国,街舞始终被限定为年轻人的专利,而中老年人只属于麻将、太极和遛弯等。但在德国,40岁以上的舞者比比皆是,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家庭,并不单单把街舞当成是一种娱乐,更多已经是生命的一部分。

  商业化

  早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当Hiphop文化以及Funk文化席卷整个欧美之时。街舞的商机已被很多人牢牢抓在手中。德国是老牌重工业国家,当街头文化从美国传向欧洲之时,最先登录的就是德国。所以德国的街舞商业化应该仅次于美国。

  当我来到德国之初,就发现大大小小的舞蹈学校、工作室遍布城市的大小街道。种类同样是非常齐全,Jazz、芭蕾、街舞等等应有尽有。这点和中国很像,尽管中国的街头文化刚刚起步不久,但是每一个城市,无论大小都会有许多街舞工作室。在国内很多以街舞授课、演出、编排为盈利目的商业机构成为Dance Studio。在欧洲,多称之为Work Shop。

  欧洲的工作室更为开放自由,平时可以旁听,喜欢就交钱上课,不喜欢可以从新选择别的舞种别的老师。而对于授课的艺人来讲,也是有很大的灵活性。经常会有新的艺人来授课,而过段时间或许他就去了另外的工作室。又会有新的艺人来填补空位。正是这样的开放程度,所以欧洲的不同国家不同城市的街舞文化时时刻刻都在进行交流。新的风格、新的思想就是这样孕育而出。

  更为重要的是,这里很少见到国内的”职业Dancer”。大部分授课、编排的舞者都有自己的学业和工作。他们在工作室教课、演出和跳舞更多是出于热爱。所以这里的工作室收费要远远便宜于国内,通常情况下月票是38欧(据现在汇率来讲,约合人民币349.6元),这整个一月就可以无限次数上任何老师的课。不仅如此,就连比赛的参赛报名费、门票也远远低于国内,以”Funkin Stylez”这种在欧美与BOTY齐名的大型比赛为例,门票只要7欧(近70人民币),总决赛10欧(近100人民币),报名费免费……具体情况会在下文“比赛”一项中详细说明。光从这一点,中欧街舞商业化也有着天差地别。

  比赛(battle)

  其实比赛应该算为商业化的一部分,但是在欧洲,比赛和赚钱除了赛后的“work shop”有些许关系之外,再无别的联系。

  在国内大家熟知的欧洲盛况级比赛就是法国的”Juste Debout”,英国的”UK Bboy Champion” 以及德国的” Battle Of The Year”。很遗憾,以上几个大型比赛我都还没有机会亲身经历,所以我对这3大比赛都没有发言权。但是我有幸参加了在欧美权威度不输于”BOTY”的”Funkin Stylez”(以下简称FS)。其实FS的规模很盛大,如果说BOTY是欧美breaker的盛会,那么FS说为欧美Dancer(无Break Dance battle)的盛典一点不为过。FS每年在欧美几大城市都设有赛区,遗憾在亚洲并无赛区,所以对于国内的舞者们来讲,FS还是比较陌生。但是比赛只是跳舞的手段,并不是跳舞的目的,比赛只是为了享受舞蹈带来的快乐而已。所以欧洲的大大小小的比赛都将“快乐第一”列为首要任务。

  言归正传,以FS为例

  首先以收费来说,报名费免费,门票只要7欧,让我大跌眼镜。在中国,像FS这样的顶级比赛报名费就需要至少100元,座位一般的天票150,多则200多,都属于正常。从这点出发,中欧街舞比赛还是有很大差异。

  其次是品牌宣传和场地布置,让我很奇怪的是,FS这样的大型比赛,当你走进比赛现场,很少能见到像国内那样满目都是宣传海报,到处都是比赛LOGO。就因为这个,我差点没找到入场口!……好不容易找到一个logo,还是白纸黑字画着一个”Funkin Stylez”花式LOGO。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收费这么低廉的一个原因吧。走进比赛场地,也同样很少见到LOGO,真是低调的让我有点不习惯,但是舒适的座椅还有高级的场地地板,让人感到非常人性化。高高的DJ台下面简单的放着一个桌子,后面是三张椅子,就是为传说中的Judge准备的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那么多浮夸,没有那么多扎眼的海报和幕布。但是只要一走进场内,就立刻可以感受到舞蹈的气息,这种感觉真的非常奇妙,很难用言语道清,也许这才是传说中真正的Underground吧。

  最后是比赛过程。

  我真的无法用更多的言语来表达,一句话:当心炸到你的心肝脾肺肾…….尽管主办方并不专注于宣传,但是现场却依然人山人海。当我一走进比赛内场,比赛没有开始就见到无数的dancer们已经跟着音乐舞动,而且DJ的音乐选择特别好,我很多都没有听过。在DJ方面,国内的确和欧洲还有很大差距。

  欧洲的比赛模式和国内还是有不少差别,国内的海选大家都站成一排就像受检阅一样一个一个的跳。这里不是,哪怕参赛人再多,也是一个一个的上场solo,因为这里的舞者认为,只要喜爱舞蹈,无论是台上坐的 Judge还是台下坐的观众都是一样。舞蹈面前,人人平等。不仅是这样,FS还有一个非常好的比赛模式,就是5对5 Crew Battle,一个Crew里面各有5人,需要有不同的舞种搭配,总共10分钟,根据音乐随机播放自行安排出场顺序……这个真是太精彩了,貌似国内还没有这样的battle模式。整场比赛的高潮就是柏林的All Star crew对一支从波兰来的小朋友队伍,光从柏林all star crew名字就可以知道,是集聚了柏林乃至德国最顶尖的五个舞者组成的crew,但是他们差一点点输给那一群十来岁的孩子…并不是这群孩子有多么高超的技术,而是音乐面前,这5个孩子对待音乐的感觉和自信真的不输于那5位柏林 star dancer,这是整场比赛最精彩的battle,全场差点炸翻锅,又一次验证了欧洲的孩子舞者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从海选开始一直到比赛结束,我不想过多描述。但是这里的比赛有一点我觉得有些欠妥,就是舞者上场比赛有些过于专注于技术本身,而多多少少有些忽视音乐的灵感。也许是FS特有方式吧,不过也正因为是这样,FS的确可以称之为是一场视听盛宴,上场的舞者技术层次非常高超。

  但是相对亚洲来讲,欧洲的舞者并不是很喜欢比赛和battle,他们更喜欢大家以party形式聚会,这样更能接近舞蹈本身,可以更纯粹的享受音乐和舞蹈。所以欧洲并没有国内那么多大大小小的比赛和battle。

 舞蹈

 

  最后谈到舞蹈和氛围,因为这才是街舞文化的根本。无论怎样商业化,怎样underground,忽略了舞蹈本身,什么都是空谈。

  先说舞蹈本身,

  欧洲舞者和中国的舞者有着不小的差别。以我为例,跳了四年舞,最喜欢的就是popping,而唯一相对擅长的也只有popping,而且我认识的很多舞者也有着和我类似的情况。众所周知,德国的break dance是世界有名的,这边的舞者,基本上拉出一个就能hiphop,house还有breaking。这不算什么,我认识一个德国的舞者,今年30 岁,他会locking,hiphop,krump,house,breaking还有Bbox……而且他每一种舞种跳的都非常好,就连bbox都是我见过会的人里最有实力的。他的身体素质好到你想象不到,柔韧性和爆发力真的是太让我吃惊了,不仅是男人,德国的女dancer也有着惊人的力量和耐力,他们在跳舞时,power绝对是给你的第一印象。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德国人可以两次发起世界大战了-_-!

  Hiphop在德国熟知度要远远高于 funk style(poppinglockingboogaloo),而且德国的舞蹈风格也绝对和中国千差万别。德国的舞者更喜欢routine(齐舞),并不喜欢solo或者去独自细细品味音乐带来的灵感,说白了就是很多德国舞者更喜欢技术层次的东西,他们认为跳舞就是编舞,就是为了跳出整齐的东西……这点我很不能理解,也或许德国人天性就喜欢集体合作吧。

  舞蹈的感觉方面,我认为中国的舞者更胜一筹。或许中国人并不拥有德国人那样强健的体魄,也或许中国人天生就拥有更加知性的一面,所以跳起舞来也更加寻求精神层次上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breaking在德国那么普及,popping在中国那么流行的原因吧。文化不同,注定思考方式不同。

  在舞蹈训练方面。德国人并没有中国人分的那么细,又是控制又是架子又是踩点的。德国人认为跳舞跟着音乐走就行,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只要你自己喜欢,怎么跳是你自己的事情。

  关于跳舞的目的。在欧洲,并非所有舞者都是一味的去battle,去比赛。他们认为舞蹈给自己带来快乐的感觉更为重要。很多人情愿默默无闻的自己跳舞,自己开心。这点和国内不太一样,很多国内的朋友跳舞更多的是为了比赛,其实我也得承认自己多多少是这样。所以比起中国舞者,欧洲舞者活得更纯粹,更快乐。,

  氛围

  来到德国,你会发现到处都是涂鸦,到处都是滑板少年,这里的街头氛围渗透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街舞亦然。继续以“Funkin Stylez”为例。在比赛中场休息时,整个比赛会场的每个角落都站满了人,大家无论跳的好与坏都跟着音乐尽情舞动。而且会有很多人围成不同的圈,大家依次轮流出来solo,跳什么都有,不会有人说你跳的不好,也不会有人窃窃私语说你没本事上去装B,在这里,只要听的懂音乐,你可尽情抒发你的想法。在这样的环境下,再怎样鄙视街舞的人,都会深深爱上街舞。我去过国内不少的比赛,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情形,我认为这是中国街舞待进步的一点。

  在中国,早年跳街舞的孩子都被大人们视为不良少年,我就曾看广州一个著名团体接受采访时,说出当年表演被人家当成小偷对待的心酸经历。这几年中国开放程度明显提高,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街舞文化,但是还有不少人将街舞文化归类为“上不了台面的狗肉”。我对此非常气愤,很幸运的是我有一对开明的父母,他们很支持我跳舞,只要能够保证学业,他们认为跳舞是一种沟通他人和愉悦自己的方式,何乐不为?但是有多少人像我这样幸运?我认识更多国内的朋友都是背着父母偷偷跳舞。光从舞蹈的外部环境来讲,中国还需要有很长的路才能赶上欧洲。

  其次说到舞者本身,想必国内跳舞的朋友都有遭到其他舞者白眼的尴尬经历吧。以我个人经历,我曾经抱着一腔热情去一个街舞工作室交流,对方是一位从国内赫赫有名的专业音乐学院毕业的街舞“科班生”,我当时只是为了单纯的交流,但是去了人家不仅对你不冷不热,甚至懒得搭理你,尴尬的我只能自己跟着音乐扭两下,得到回应确实人家斜眼送上。跳舞说白了就是愉悦自己快乐他人,何必非要认为自己能跳两下舞就天下地上唯你独大了呢,何必非要以舞论人三六九呢?但愿是我见识短,只是我遇到“科班生”这样一个特例。

  再说在德国,当时我初到德国,人生地不熟想要找个地方跳舞。在网上寻找很久终于找到一个当地有名的Crew,去了以后才知道全是breaker。我当时那个失落,但是让我喜出望外的是,这个crew的所有bboy和bgirl都主动来和我握手,询问我的情况,得知我想找个地方跳popping,他们纷纷给我出主意,还和我说如果不介意可以和他们一起训练,只是只有我一个dancer。我当时那个感动,要知道breaking是街舞中最具暴力色彩的舞种(绝对没有污蔑breaker的意思,只是个人观点,从比赛battle就可以看出),但是这一群breaker都这么友好,懂得舞蹈皆兄弟的道理,还用说其他的 dancer么?

  这只是普通的舞者,那么德国的顶尖舞者是什么样子呢?

  这里我又要说到Funkin stylez了,除了我说到在在德国无论你是台上的Judge,还是台下的观众,大家人人平等。还有最让我感动的一点,我当时参加比赛并没有进入海选的8 强,说实话有不小的遗憾。但是赛后,三个裁判中唯一一个popper亲自走来和我说,”you are very good, I really wanne you be the Best 8,but I need to against to the other two judge, never give up,I hope see you next time!”(意思是说他希望我进入8强,但是其他两个裁判不愿意),而且还询问我的老师是谁。无论当时他是为了安慰我也好,还是说的是真心话也好,我都非常的感动,也正是他一番话更加坚定我向前努力的信心。事后他还在Facebook上回复我的留言”wazzup bro…did a great job – hope to see u again soon and boog”.后来我听说,他是德国最顶尖的Dance Crew的老大—–Christian Mio.

  可见,在欧洲,无论是家喻户晓的dance star还是初出茅庐的街舞小少年,只要真心热爱街舞,你都会受到欢迎。

  说了这么多,总体来讲,中国比起欧洲在街舞文化方面还存在些许差距。但是中国的KOD已经办到了欧洲,说起中国的Kwon和Dino,这里也一样有很多人知道。中国人对待舞蹈的执着和热情比起其他国家来讲也却对有过之而无不及。相信有一天,中国的街舞文化也会影响整个世界。

不分年龄,不分职业,街舞让他们走到一起

 小伙很有“范


 调音师

练习“机器人”

张磊在给学员做示范

  在济宁活跃着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的是公司员工,有的是在校的学生,一群看似没有任何交集的人群,却因为街舞而聚到一起,每个夜幕降临的夜晚对于他们来说是朝阳的开始。他们热爱街舞,一起交流一起切磋,不分职业不分年龄,街舞让他们紧紧相连。

  创立街舞团让她留下了泪水

  24岁的张稳灿是该社团的发起人。她告诉记者,自己很喜欢街舞,上大学期间一直坚持跳,街舞给她带来了很多朋友,很多快乐。当然曾经她也想过放弃,因为在家人看来,一个女孩子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比跳街舞更合适。说到这里,她的眼眶里隐约含着泪花,她说那个时候真的很纠结,家人的不支持,舞友的离开让她备受煎熬。但是,这一切都没有阻碍她坚持跳舞的信念,因为自己太喜欢街舞了,很想把自己学到的东西教给别人,更想让街舞文化在济宁传播下去。所以,她和朋友在2011年6月创办了这家零舞叁柒街舞社团。说到社团的名字,阳光自信的张稳灿告诉记者,零舞叁柒是济宁区号的谐音,不管他们去哪里参加比赛,都想能突出济宁街舞文化。“虽然在我们这个社团里面有5岁左右的小朋友,也有40多岁没有任何功底的上班族,但是因为街舞将我们交集在一起,我们是一个团体,现在是以后也是。”张稳灿告诉记者,社团的成员对零舞叁柒以后的寄望就是想把街舞在济宁传播开来,让更多的济宁人加入到这个集体中来,也更希望在两位队长的带领下,将济宁的街舞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
  8岁小孩有3年舞龄
  在采访的过程中,8岁的赵一甲开心地告诉记者,年龄小小的他,现在已经有3年的舞龄了,他现在主攻的是Breaking。因为觉得自己现在跳的还不错,所以爸爸决定带他去北京参加星光大道,自信的微笑停留在这个八岁孩子的脸上。街舞不仅给他带来了欢乐也让他学会了坚持到底的道理。一甲的妈妈告诉记者,才开始学的时候,孩子受了不少伤,7岁的时候为了练习一个“风车”的动作,孩子的后肩和脊柱受到了轻微的创伤,可是孩子没有放弃,在休养的期间一甲还告诉妈妈自己做梦都学会了这个动作。有哪个当妈的不心疼孩子,可是看着儿子这么喜欢街舞,所以做父母的也只好支持。张稳灿告诉记者,在他们社团里面有十个左右和一甲差不多年龄的小朋友,一甲是表现最好的一个,很坚强也很能吃苦。他有很强的表现欲,也喜欢将自己学到的舞技和大哥哥大姐姐一起切磋。
  副队长张磊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有时候24小时都要上班,但是第二天他还是坚持来教学员,虽然辛苦但是他却觉得很开心很幸福,因为街舞和舞友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张磊告诉记者,以前自己在大学里面就很出类拔萃,现在工作了街舞也为自己带来了很大的帮助,单位举办的一些文艺节目自己都是挑大梁的,领导对自己也是很满意。

2012阿拉音乐节 全国街舞高手昨晚甬城对决

 

“酷炫劲爆风”全国街舞邀请赛上的表演。(周建平 摄)

  
   中国宁波网讯(记者陈 青)激越奔放的节奏,挥洒自如的舞步,活力十足的舞者……昨晚,由宁波市文化馆主办的2012阿拉音乐节“斯博睿之夜·酷炫劲爆风”全国街舞邀请赛在鄞州文化艺术中心举行。 
  宁波艾潮Warriors、舞部落、宁波PISTOL、爵色文化等本土街舞队和杭州马达旋风、义乌KOS、上海Dance Space等十几支队伍同台竞技。在动感的音乐中,年轻的舞者在台上轮番表演Poppin、Hip-Hop、Breaking等让人眼花缭乱的经典街舞,年轻的观众鼓掌、呐喊,全场气氛热烈。
  宁波艾潮Warriors成立于2009年,是宁波唯一的Popping团队,擅长机械风格的演绎,曾获得中国动感地带浙江赛区齐舞季军、个人组亚军等。一名姓陈的队员告诉记者,团队的成员来自各行各业,都很年轻,队员中还包括高中学生。“我们因为兴趣而加入街舞团队,它是放松、乐观、活泼的。”昨晚,5名队员表演了《绅士联盟》。
  来自杭州的Soul Sister曾获得2008年浙江动感地带电视街舞大赛学生组冠军(团体)等,Jazz、Hip-Hop等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我们的队员以女孩子为主,所以今天前来参赛的是4名女生加1名男生的组合。”2名队员在接受采访时说,除了在杭高校街舞联盟,杭州有5个职业社会舞团机构,街舞阵容很大,“跳街舞的人越来越多,在我们团队中,很多白领坚持了四五年。我们专门组织了街舞少儿明星队,来学舞的孩子性格活泼、勇于表现自我。这是一项非常值得推广的活动。”
  昨晚的全国街舞邀请赛,还请来了曾获OST NEWSTYLE冠军的韩国街舞高手阿K、2009年动感地带街舞大赛亚军小奇、杭州TURBO&OZONE创始人杰克、宁波街舞协会创始人张勤洲担任评委。小奇曾经3次来宁波参加街舞大赛,3次夺冠。“两次参加外滩杯,还有一次在万达。”小奇跳街舞6年,获得过2010年中国Kod Hip—Hop个人冠军、2011年亚洲街舞挑战赛个人组亚军等。“上海高校多、市场大,街舞圈子也大很多,学舞的人群在扩大,小学、初中、高中的学生都有。”在小奇看来,“学生学街舞不光锻炼了身体,他们在性格培养中更乐意与人交流和分享快乐。街舞让年轻人张扬个性,并且培养了流行演艺人才。”

品诺2012全国街舞盛会圆满落幕 终极舞王舞跃至尊


街舞盛会现场爆棚

  斗舞决胜负 顶级评委high翻全场

  本次总决赛的赛制颇为国际化,特别是个人单项对决。采用one on one ,showcase的表演方式进行,具有强烈的对抗性和观赏性。由南北对抗晋级赛脱颖而出的选手们根据舞种的不同,分成HipHop、popping、breaking三个小组。每小组各4名选手,进行各单项舞种冠军PK。每两名选手经过两回合不同舞曲的斗舞,决出优胜者,以4进2,2进1的方式角逐出最后的冠军。比赛曲目由现场DJ临时指定,更加考验选手的临场发挥能力。

  由法国、韩国、台湾知名dancer组成超强大的评委团,闪耀全场。不仅对选手的表现做出专业评定,在每个小组赛结束后,还会登台秀舞技。来自法国的HipHop评委NIAKO跟着音乐节拍随性而起的俏皮小表演,轰动全场。知名MC俞斌在冠军名单揭晓的空隙,带来的即兴RAP,全场瞬间沸腾,所有观众都起立随着音乐尽情摇摆,完美地展现着品诺全民街舞风暴。

  

台湾评委决出最终的breaking冠军廉久龙

  个人赛巅峰对决上演终极PK

  为登顶“舞跃至尊”,所有参赛选手都使尽了十八般舞艺,整场总决赛也异常扣人心弦。个人单项方面,Hiphop组人气选手作作凭借高人一筹的实力频频过关斩将,良好的身体协调性和节奏感,连获评委肯定,并助其获得冠军。

  草帽男小炜则成为Popping组最大亮点,与该组唯一女选手魏娟的激烈对决,难分伯仲。最终在加赛两轮后完美胜出,在随后的比赛中,更是发挥神勇,并顺利摘得Popping组桂冠。Breaking组胡须帅哥廉久龙以毛衣皮鞋绅士风亮相,超强腿功技惊四座,盘腿、剪刀腿、大回环各种腿部动作层出不穷,最终以犀利的表演胜出。

  


精舞门荣膺2012品诺街舞盛会团舞总冠军

  团舞南方大获全胜 精舞门荣膺舞王

  与个人赛的随性、即兴相比,团舞赛更考验舞蹈编排的创意和队员间彼此配合的默契。以绝对优势斩获全场分量最重的团舞冠军荣耀的精舞门,全员忍者劲装登场亮相,忍术结合街舞,创意十足。中间穿插周杰伦《双截棍》,与观众积极互动。结尾处换装LADY GAGA,反串表演,现场爆棚。

  南京I-show组合延续之前的冷艳女王路线,以极具震撼力的现场表现和默契十足的配合,继去年之后再次成为本届比赛团舞亚军。沈阳DB-lock组合作为最后登场的队伍,最终凭借独特的爵士舞风和细腻的表演,成为唯一获得名次的北方组合。

  经过三年不断的创新,品诺全国街舞盛会已经迅速成长为国内最顶级的街舞大赛之一。今年以“型”为传播主诉求,在规模、时间、参赛人数上都取得了较大的突破,所到之处受到高校学子的空前欢迎。

  恒安集团是最早进入卫生用品市场的企业之一,主营的高端纸巾“心相印”以良好的品质保证和口碑,得到全国消费者青睐,心相印连续八年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一。作为生活用纸领域的领军品牌,心相印一直站在行业创新的前沿,不断探索和推出新产品。

  专业人士表示,品诺2012全国街舞盛会围绕校园活动,借助APP、微博、视频、网络公关的同步整合传播、线上线下有机交融,也让品诺“潮流质感,纸爱品诺”的品牌主张愈发深入人心,成为行业互动营销创新典范。

 

SPY亚洲女子舞蹈团 冠军带你《摇摆shake》

SPY重磅打造“亚洲女子舞蹈天团”

  2012岁末,连夺三届KOD国际街舞冠军的SPY强劲出击,力图打造亚洲第一女子舞蹈天团。SPY作为世界街舞冠军,早已凭借雄厚的舞蹈功底和超强的组合人气,拥有了一大批的忠实粉丝。据悉,早在2011年,SPY便以一首《舞池谍影》正式进军歌坛,并被粉丝和业内人士一路看好。SPY的首部微电影《说爱我》甚至还吸引了羽泉组合成员——陈羽凡友情出镜。

  作为一支力图成为亚洲第一女子舞蹈天团的舞蹈组合,SPY经过长达一年精心筹备,终于将首张专辑打造完成。专辑中的首支主打单曲《摇摆 shake》,伴随着寒意渐浓的圣诞节,热烈来袭,让忙碌的都市白领们一起摇摆shake,驱散冬日的寒冷。另据了解,《摇摆 shake》,是由创作才子Mrl刘佳包揽制作,而风格也是SPY舞蹈天团最擅长的电子舞曲!在这首歌里,SPY四位组合成员化身为“潮流女王”,大胆时尚的性感歌词与节奏感十足的电子舞曲的巧妙融合,尽显女王之霸气。

顶级街舞赛武汉开锣(图)

图为:街舞赛现场

 

  记者赵雯报道:6月6日晚,武汉几乎所有的顶级街舞团队都云集在了汉口江汉路中心百货门前,他们都是为了一个比赛而来有全球街舞奥运会之称的“DANCEDELTGHT”国际街舞舞蹈大赛。当日海选现场,迈克尔・杰克逊舞蹈老师、美国著名舞蹈大师EJOE,中国街舞界的鼻祖人物、龙舞蹈创始人汪瀚,以及中国顶级街舞团队特别团体队长喻斌等街舞“大神”们都亲临现场。

  当晚,一个由7个小男孩组成的名为“翼之舞”街舞组合格外引人注目。他们年龄只有7至8岁,都来自黄陂街小学和育才二小的小学生,别看他们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其精湛的舞技更是引得台下观众掌声笑声连连。除了小朋友,最吸引眼球的当然是美女组合。“V-QUEEN”由7个美女组成,他们都是武汉的舞蹈老师,队长泡泡告诉记者,“V”代表胜利与百变,她们拿过很多全国大奖。据悉,此次比赛的冠军队伍,将代表华中地区到上海参加全国的街舞大赛,而全国冠军则会代表中国去日本参加世界比赛。

 

SpeXial拍快歌《Super Style》MV 独创鬼电步舞


图片1

图片2

图片3

图片4

 

SpeXial

  网易娱乐1月10日报道 台湾最新男子团体SpeXial发片后,以抒情歌《庆祝寂寞》的深情唱功与王子帅气魅力受到瞩目与讨论,其中两位团员子闳、明杰更因为主演《终极一班2》的中万均、花灵龙在戏里面抢眼的表现,成为热烈讨论的话题人物,戏剧热播之余,SpeXial趁势推出帅酷强劲的舞曲《Super Style》,更秀出独一无二的“鬼电步”舞。

  鬼电步”是以Shuffle为主的舞步,起源于澳洲墨尔本地下舞团的一种街舞,是一种动作快速有力着重在脚的舞步,其中包含大量的滑步舞步,让舞蹈充满动感活力,可以让人完全自由发挥,因此每个人都可以跳出属于自己的Shuffle舞步特色。SpeXial四个人也因为要练好脚步动作吃尽苦头,从一开始双脚打结麻花,练到现在四人动作整齐划一,出神入化的鬼电步效果,也另编舞老师称赞四个人吃的苦与流的汗真是非常值得!

  SpeXial的超级电音舞曲《Super Style》,由纪佳松为SpeXial量身打造的舞曲风格, MV则是由比尔贾导演执导,对于诠释快歌舞曲的SpeXial,比尔贾导演想要在MV里呈现SpeXial的超级魅力:SpeXial的Super Style是眼神、微笑、歌声、舞步,SpeXial是青春的活力与音乐的感染力,SpeXial是眼神与舞步的目眩神迷,用音乐和舞蹈,创造出属于自己的Super Style;场景以“红、白、黑”来表现SpeXial的不同魅力。为了展现舞步的气势,导演比尔贾不断换镜位,让SpeXial跳快一百遍,穿着皮衣皮裤的四个人,汗早已湿透全身,疲惫之于团员也互相鼓励。导演一喊卡,四人马上瘫痪觉得手脚已不属于自己,当天怎么回到家的都不知道,但是经过MV的震撼教育之后,SpeXial彷佛脱胎换骨,更有信心迎接接下来的满档的宣传与演出工作!

广州国际嘻哈文化节开幕 前MJ排舞老师现场助兴

广州国际嘻哈文化节开幕前MJ排舞老师现场助兴

 

  “2012广州首届国际嘻哈(Hiphop)文化节”9日在广州海珠琶醍开幕,来自中国内地的Hiphop舞蹈团队及日韩等国的明星舞蹈教练齐聚一堂,为羊城市民奉献了一场街头视觉文化盛宴。在当晚举行的Hiphop大融合派对上,美国“流行音乐之王”迈克·杰克逊生前的排舞老师Henry Link到现场表演助兴。

  据活动负责人司徒玉婷介绍,本次文化节的主题是“Real life-我们的生活”,内容涵盖了嘻哈文化的四大元素DJ、说唱、街舞和涂鸦,同时融合了当今最受年轻人欢迎的跑酷、滑板、BMX花式单车、单排等街头文化项目。主办方希望能借活动推进中西嘻哈文化的交流。

  9日晚8时许,羊城下起了毛毛细雨,但仍阻挡不了广州Hiphop爱好者们观看表演的热情,不少小朋友还在舞台广场旁即兴跳起了街舞。在随后的开幕晚会中,Henry Link的出场掀起了当晚的高潮,素有“舞蹈快脚之神”的Henry Link即兴表演了一段舞蹈,引得现场观众掌声连连。

  司徒玉婷说,嘻哈发源于70年代的美国,如今在广州有很多年轻人也参与到这种街头文化表演中,而Henry Link本次将在广州与这些舞蹈爱好者共同交流舞蹈技巧,希望让更多羊城年轻人感受到美国的嘻哈文化。

  据悉,本次活动包括嘻哈文化讲座、Back to old school国际街舞大赛、嘻哈创意市集、国际涂鸦展、“为爱光头”慈善义卖等多个项目,活动将于10日下午结束。